1. <strike id="u2gqm"></strike>

  2. <button id="u2gqm"></button>
    <button id="u2gqm"></button>
    1. <label id="u2gqm"></label>
      <strike id="u2gqm"></strike>
      <label id="u2gqm"></label>

        <s id="u2gqm"></s>
      1. <label id="u2gqm"></label>

        懷孕3個(gè)月被前夫打流產(chǎn),再婚又嫁家暴男:這個(gè)女人的教訓,你一定要看

        來(lái)源:閑時(shí)花開(kāi) (ID:xsha369)

        作者  | 劉娜

        首發(fā)公眾號  |  閑時(shí)花開(kāi)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青梅不再,
        竹馬老去,
        從此后,
        我愛(ài)的人都像你。”
         
        這其實(shí)并不美好,
        而是一種心理魔咒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01
        失去初戀后,
        她愛(ài)的人都像他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她大二時(shí)愛(ài)上一個(gè)男孩子。
         
        其實(shí)就是尋常的男孩子,但她很喜歡他。
         
        喜歡他的安靜,喜歡他的優(yōu)秀,也喜歡他把她抱在懷里的感覺(jué)。
         
        他們共度了兩年美好的時(shí)光,就像很多大學(xué)戀人一樣。
         
        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,男孩子考上了研究生,她考上了公務(wù)員,他們不在同一座城市。
         
        時(shí)間久了,兩個(gè)人的溝通就出現問(wèn)題,總是有很多細碎的矛盾和尖銳的誤會(huì )。
         
        她急于解決,他沉默不語(yǔ)。她暴躁不安,他驚恐躲避。她認為他不再愛(ài)他,而他果然在心煩意亂中出軌了小師妹。
         
        她一怒之下,果斷和他分手。
         
        他自知理虧,也沒(méi)有敢去挽留。
         
        她和他分手大半年后,又談了一個(gè)男朋友。
         
        一開(kāi)始,兩個(gè)人相處得還算愉快。
         
        伴隨交往的深入,她發(fā)現這個(gè)男孩子也是逃避型人格:
         
        遇到問(wèn)題,除了冷暴力,還是冷暴力。
         
        她受不了,再次選擇分手,并第二次失戀。
         
        再后來(lái),她又認識了兩個(gè)男孩子。
         
        甚至和其中一個(gè),還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但她發(fā)現,一具體到生活褶皺處和情感交鋒時(shí),男孩子就玩失蹤,玩冷暴力。
         
        讓她很是抓狂。
         
        她叫小K。
         
        痛苦的小K,在她媽媽的推薦下,聯(lián)系上我:
         
        “為什么我遇到的男孩子,全都是冷暴力的人?
         
        其實(shí)和初戀友分手后,我發(fā)誓再也不找他那樣的男孩子,結果最后發(fā)現,找的還是同類(lèi)型的人!
         
        是我的眼瞎了,還是冷暴力的男孩子都被我遇見(jiàn)了?”
         
        我對小K說(shuō),你先不要著(zhù)急否定自己,我給你講兩個(gè)故事——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02
        前夫把她打流產(chǎn),
        現任還是家暴男。
         
        第一個(gè)故事:
         
        有個(gè)女孩子,叫小荷,有學(xué)歷,有顏值,在國企上班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但童年時(shí),因父母重男輕女和計劃生育,小荷12歲之前是被寄養在親戚家長(cháng)大的。
         
        這種寄人籬下的經(jīng)歷,讓小荷非常害怕被拋棄,也非常缺乏安全感。
         
        長(cháng)大后,小荷遇見(jiàn)一個(gè)同在體制內的公務(wù)員。
         
        男人長(cháng)得也好,家境也不錯,就閃婚嫁給了他。
         
        誰(shuí)料想,公務(wù)員和《不要和陌生人說(shuō)話(huà)》里安嘉和那樣,是典型的邊緣性人格。
         
        好的時(shí)候,人模狗樣,冠冕堂皇,出口成章。
         
        壞的時(shí)候,一言不合就打人,而且是狠狠地毆打。
         
        小荷和男鄰居多說(shuō)幾句話(huà),他都懷疑她勾引別人,就家暴她。
         
        每次毆打后,男人總表現出自責的樣子,跪在地上和小荷道歉:“老婆,對不起,我錯了,我太愛(ài)你了,我不想失去你,所以才控制不住打你。”
         
        這話(huà)讓小荷在疼痛中很受用:“他打我,是不想失去我。”
         
        畢竟,自幼缺乏安全感的小荷,最害怕的就是被拋棄。
         
        小荷懷孕三個(gè)多月時(shí),兩個(gè)人因為極小的一件事發(fā)生爭執,男人一拳把小荷打倒在衛生間的地上。
         
        小荷流產(chǎn)了。
         
        這一下,她娘家人知道了。她弟弟跑去把家暴男揍了一頓,揚言要到單位、到紀委搞臭他,家暴男才同意離了婚。
         
        離婚一年多后,小荷又遇見(jiàn)了一個(gè)男人。
         
        這個(gè)男人也在國企上班,不油嘴滑舌,不瘋癲沖動(dòng),還沒(méi)有結過(guò)婚。
         
        小荷和家人都認為,嫁給這樣一個(gè)溫和的男子,肯定能過(guò)好。
         
        一開(kāi)始,兩個(gè)人的確很恩愛(ài),還生了一對雙胞胎。
         
        誰(shuí)知道,有了孩子,公公婆婆來(lái)幫忙,家里矛盾漸多,經(jīng)常爭吵不斷。
         
        有一次,兩個(gè)人吵架吵得兇時(shí),性格向來(lái)溫和的丈夫,竟然一下子把小荷推到門(mén)上,磕掉了一顆門(mén)牙。
         
        小荷又被家暴了。
         
        小荷之所以被家暴,是因為她和丈夫每次吵架時(shí),她都梗著(zhù)脖子吼他:
         
        “你打我啊,有本事你打我啊,不打我你不算男人!”
         
        溫順老實(shí)的丈夫,被她的挑釁,激發(fā)出人性的惡,真的動(dòng)手打了她。
         
        頭婚被前夫打流產(chǎn),再婚又遭遇丈夫家暴,小荷的命為什么這么不好?
         
        答案有點(diǎn)出乎意料:
         
        是她自己召喚了家暴。
         
        在第一段婚姻,小荷在前夫長(cháng)久的家暴中,形成了“他打我,是不想失去我”的有毒認知,并把這種認知固化為“我嫁的男人,都會(huì )打我”的底層邏輯。
         
        “我會(huì )被男人打”,就成了小荷的潛意識。
         
        在潛意識的操縱下,小荷步入第二段婚姻。
         
        每每遇到?jīng)_突時(shí),她的潛意識就會(huì )不受控制地鉆出來(lái),直至變成她口中的呼喚“你有種就打我啊”。
         
        在這種誘導中,她果然自證預言——成功地誘惑現任丈夫毆打了她,讓自己再次跌落被家暴的悲慘處境。
         
        很可怕,對不對?
         
        我再講一個(gè)故事——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03
        頻繁愛(ài)上老男人,
        背后真相很扎心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我有個(gè)認識多年的熟人,我們姑且叫她小鷗。
         
        小鷗小時(shí)候,母親因病去世,父親很快再婚。
         
        再婚后,父親和后母生了弟弟。
         
        小鷗覺(jué)得,父親和后母都只愛(ài)弟弟,不愛(ài)她,這讓她很受傷。
         
        長(cháng)大后,小鷗對同齡或者比她小的男子,敬而遠之。
         
        卻對比她年長(cháng)很多的男子,缺乏免疫力。
         
        小鷗先后多次愛(ài)上已婚或離異的老男人,被老男人騙錢(qián)騙色,傷痕累累,卻在所不惜。
         
        不了解她的人,認為她怎么就這么犯賤呢。
         
        而了解她身世的人,比如我,總是忍不住為她嘆息。
         
        小鷗長(cháng)相不差,頭腦聰明,書(shū)雖然沒(méi)有讀好,但人很會(huì )賺錢(qián),找一個(gè)年齡相仿的男人戀愛(ài)結婚,根本不是難事,何至于30多歲還沉浸于爛桃花里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但因為僅僅是熟人,人家不主動(dòng)找我,我也不會(huì )指手畫(huà)腳。
         
        直到最后,小鷗因為插足別人的家庭,被原配在街上暴打,她才聯(lián)系我。
         
        我和小鷗溝通:
         
        “你和所有男人的關(guān)系,本質(zhì)上都與你和父親的關(guān)系有關(guān)。
         
        母親病逝后,你獨享爸爸的愛(ài)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但爸爸很快再婚,弟弟很快到來(lái),你獨享的父愛(ài)不復存在。
         
        加上后母不夠善待你,所以你認定后母、弟弟奪走了你的父愛(ài)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你非常想再次獨享父愛(ài),你一次次淪為老男人的情人,是在尋找父愛(ài)和寵溺,試圖得到珍重和善待。
         
        也就是說(shuō),你情感的底層邏輯是:
         
        在和老男人的新關(guān)系里,改寫(xiě)童年的命運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但是,你沒(méi)有察覺(jué)的一點(diǎn)兒是:
         
        過(guò)去的創(chuàng )傷已然是事實(shí)。
         
        而你現在的關(guān)系,又全部是劣質(zhì)的爛桃花。
         
        這不僅讓你無(wú)法療愈,反而再次陷入一次次被拋棄的命運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你在反復被拋棄中,不僅沒(méi)有得到治愈,反而強化了“果然,最后他們都會(huì )像父親那樣拋棄我”的認知。
        你要想徹底走出這種有毒關(guān)系,就要承認:
         
        過(guò)去只能接受,傷害真實(shí)存在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但你現在已經(jīng)30多歲,身體健康,容顏姣好,還能賺錢(qián),完全可以當自己精神的父母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你照顧內心的小孩,愛(ài)她,呵護她,保護她,善待她,肉體到靈魂對話(huà)她,像父母對女兒那樣對待她。
         
        而后,你會(huì )遇見(jiàn)良緣。”
         
        兩個(gè)故事到此結束,我們回到文章開(kāi)頭小K的問(wèn)題上來(lái)——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        04
        一朝被蛇咬,
        十年找井繩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“青梅不再,竹馬老去,從此后,我愛(ài)的人都像你。”
         
        這聽(tīng)起來(lái)很美好的詩(shī)句,曾經(jīng)風(fēng)靡全網(wǎng)。
         
        其實(shí),這是一種心理魔咒:
         
        沒(méi)有誰(shuí)和誰(shuí)是完全一樣的,而后來(lái)者也不希望是過(guò)去人的替代品。
         
        反復愛(ài)上同一類(lèi)型的人,還反復受傷不得善終,是一種嚴重的心理疾病,要治。
         
        小K和初戀分手后,愛(ài)上3個(gè)男朋友,每一任都是初戀的翻版,都有冷暴力的傾向,最后都讓她陷入絕望。
         
        那么,小K走進(jìn)了怎樣的心理誤區呢?
         
        準確地說(shuō),她、小荷、小鷗這類(lèi)女孩子,需要走出怎樣的心理誤區呢?
         
        第一個(gè)心理誤區:
         
        一朝被蛇咬,十年找井繩。
         
        老話(huà)說(shuō):“一朝被蛇咬,十年井繩”。
         
        現實(shí)的真相是:“一朝被蛇咬,十年井繩。”
         
        因為被蛇咬的痛感太強,形成了鮮明的創(chuàng )傷記憶。
         
        這種創(chuàng )傷記憶,會(huì )引誘我們不斷尋找和蛇相似的井繩,并在焦慮和恐慌中去證明:“你看,我真的會(huì )被蛇咬。”
         
        真相呢?
         
        真相是,井繩,并不是蛇。
         
        失去初戀后,小K愛(ài)上的其他男孩,一開(kāi)始并沒(méi)有冷暴力,他們并不是她的前男友。
         
        是小K的咄咄逼人,讓他們學(xué)會(huì )了逃避。
         
        和前夫離婚后,小荷的現任也并不是家暴男,也很愛(ài)小荷。
         
        是小荷的反復叫囂,讓現任變成了施暴者。
         
        小鷗愛(ài)上的老男人,沒(méi)有一個(gè)真的愿意給她當父親,他們都是騙她的錢(qián)和色后,溜之大吉。
         
        是小鷗陷入了“尋找父愛(ài)”的情執里,給他們傷害她的機會(huì )。
         
        “你心上有鉤子,別人才能在上面掛東西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你眼里有蛇,才會(huì )把井繩當作蛇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你之所以在熟悉的味道里,跌落進(jìn)同一條河里,是你在不知不覺(jué)中早已把自己定位為受害者,且對被虐上癮。”
        要想走出來(lái),就要看見(jiàn)——
         
        第二個(gè)心理誤區:
         
        別在新的關(guān)系里,尋找舊的人。
         
        受傷的女孩子們,之所以一次次愛(ài)上看似相同的人,本質(zhì)上是她們想在嶄新的關(guān)系,救贖過(guò)去的自己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但,往事不可更改,只能被接納,被安放,被理解。
         
        所以,對疼痛過(guò)往的最好態(tài)度是:
         
        承認過(guò)往的傷害,承認自己的確曾經(jīng)被忽略,被欺侮,被辜負。
         
        然后,帶上疼痛的自己,和自己受傷的那部分共處、對話(huà)和交流。
         
        并堅定不移地往前走,走正路。
         
        往前走,會(huì )經(jīng)歷更多嶄新的人與事。
         
        這些嶄新的人與事,會(huì )給我們創(chuàng )造嶄新的體驗,也會(huì )賦予我們新的能量。
         
        新的體驗和能量越多,過(guò)去的傷害和故人就越小。
         
        而改變,本質(zhì)上就是創(chuàng )造新經(jīng)驗,替代舊認知。
         
        走正路,因為只有走正路,愛(ài)良人,才能在健康的關(guān)系里,得到正向的加持。
         
        才會(huì )讓我們在被看見(jiàn)、被認可的喜悅里,得到夢(mèng)想的安全感和成就感。
         
        所以,在嶄新的關(guān)系里治愈過(guò)去的自己,本質(zhì)上不是把眼前人復制成過(guò)去的人,而是在不斷向前不斷做事中,遇見(jiàn)嶄新的自己。
         
        “我”變,磁場(chǎng)才變,能量才變,他人才變,世界才變。
         
        最后——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05
        不要怕,
        幸福很快來(lái)敲門(mén)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我和文章開(kāi)頭的那個(gè)姑娘小K溝通多次后,聰慧的她漸漸明白:
         
        沒(méi)有誰(shuí)是誰(shuí)的替身,每個(gè)人都是不一樣的自己。
         
        遇到問(wèn)題,咄咄逼人,焦躁恐嚇,情感綁架,只會(huì )讓愛(ài)人退避三舍。
         
        只有學(xué)會(huì )溝通,學(xué)會(huì )交流,學(xué)會(huì )換位思考,學(xué)會(huì )表達需求,學(xué)會(huì )看見(jiàn)對方的需求,才能在共同面對中,把問(wèn)題當作成長(cháng)的禮物,才能在修行中才能得到福報。
         
        后來(lái),小K又遇見(jiàn)了一個(gè)男孩子,研究生學(xué)歷,門(mén)當戶(hù)對,性格也溫和。
         
        她把他當作嶄新的人來(lái)對待,并用真誠和勇敢來(lái)愛(ài)他。
         
        他們結了婚,并生了孩子。
         
        他們會(huì )永遠幸福嗎?
         
        沒(méi)有誰(shuí)能保證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但只要我們安撫了過(guò)去的創(chuàng )傷,擁抱了疼痛的自己,跳出了受害者陷阱,知道眼前人并非過(guò)去人,敢于創(chuàng )造新的經(jīng)驗,鍛造新的自己。
         
        那么,就不會(huì )再害怕。
         
        而不害怕,幸福就會(huì )來(lái)敲門(mén)。
         
        是的,親愛(ài)的,你不會(huì )踏進(jìn)同一條河里。
         
        不僅時(shí)光和河水已改變,你也不是原來(lái)的你。

        作者簡(jiǎn)介:劉娜,80后老女孩,心理咨詢(xún)師,情感專(zhuān)欄作者,原創(chuàng )爆文寫(xiě)手,能寫(xiě)親情愛(ài)情故事,會(huì )寫(xiě)親子教育熱點(diǎn),被讀者稱(chēng)為“能文藝也理性的女中年,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”。

        版權免責聲明:本站除成功案例之外,部分文章內容轉載于互聯(lián)網(wǎng),本站對文章內容觀(guān)點(diǎn)保持中立態(tài)度,僅供網(wǎng)友學(xué)習交流之目的,如有侵權,請原創(chuàng )作者持相關(guān)證明聯(lián)系刪除。

        ?
        三级片天堂_琪琪在线影院_最近中文字幕2019_小优视频app网站